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祥龙的博客

在交流中增进友情 在学习中享受乐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难忘鲤鱼洲的那些事  

2014-03-11 11:21:34|  分类: 知青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 
 
【原创】难忘鲤鱼洲的那些事 - 祥龙 - m祥龙的博客
【原创】难忘鲤鱼洲的那些事 - 祥龙 - 祥龙的博客
 
         在我们的人生中,虽然在鲤鱼洲待的时间不算长,但因为那是我们迈入社会的第一步,在接受再教育的过程中, 经历了我们人生中太多的第一次,所以对一些事印象深刻至今难忘。
        鲤鱼洲虽然是农村,但因为是建设兵团,所以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,团营连建制也是部队的那一套。指导员是连队唯一的现役军人,他是建设兵团在连队的象征,是连队的最高首长,所以连队的日常管理也就以指导员为主。下面要讲的这些事都和我们连指导员有关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 夜半哨声
        夜已经很深了,一切是那么的宁静,劳累了一天的知青们,早已进入了甜蜜的梦乡。突然外面响起了一阵阵急促的哨声,伴随着“紧急集合”的喊声把大家从睡梦中惊醒,出什么事了?是着火了,还是要打仗了,那年头中苏关系紧张,是不是爆发战争了?由于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,我都感到有些紧张,不安中仓促穿好衣服,很快就跑到了发出哨声的地方集中。到了那里才知道紧急集合只是一次演练,弄得大家哭笑不得,虚惊一场。虽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,但在睡眠中被叫醒,大家还是觉得很不爽。
        在以后的一些日子里,指导员还多次在半夜里吹哨子紧急集合,但就像是狼来了,说多了大家也就不当回事了,每次紧急集合也只是无奈的应付一下。由于白天劳动很累,到了晚上又睡不好觉,搞得大家一肚子怨气。到现在我都不明白,当时的紧急集合是团里的统一要求,还是我们连队指导员的别出心裁,反正搞得大家有点烦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晚点名
        鲤鱼洲的劳动很辛苦,生活也很单调,到了星期天就会有不少的人离开连队到外面去玩一玩,或访友,或购物,或去打打牙祭,利用休息天好好放松一下自己。而沿袭部队的做法,每个星期天晚上连队都要进行晚点名,目的就是促使外出人员归队 ,一方面是连队的纪律规定,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知青的安全  。但尽管制度很严,还是经常会有人违纪不按时回连队。
        又是 一个星期天的晚上,全连照例集中进行晚点名。指导员照着花名册一一念名字,当点到一名知青不在时,他有点火了,突然说道:“他妈的,这小子跑到台湾去了”。大家先是一阵惊愕,然后就哄堂大笑,原来指导员是在骂人了。那年头,跑到台湾去就是投敌叛国,这罪名谁担当的起啊。虽然不是真的投敌跑到台湾去,但背上这一名声也不是好听的。
        自那以后,星期天不按时回连队的情况较少发生了,谁都怕自己头上会被戴上一顶帽子,指导员的这句话倒也起到了一点“警示”作用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 公开的“情书”
        指导员对知青的管理是很严格的,他规定知青不准抽烟,不准谈恋爱。只要发现苗头,他就会敲打,严格执行连队的规定。
        连队有一对男女大学生,他们是恋人,男的在班里,女的是连队卫生员,私底下他们在暗暗的谈恋爱。因不敢公开又怕被人发现,所以他们只能用写纸条的方式互诉衷肠。
         一天,那名男的大学生写了一张纸条,偷偷地塞进了卫生室桌子的抽屉里。而这一幕不知被谁看到了,他就把此事报告了指导员。这还行,指导员好像是抓到了现行,马上叫人撬开抽屉,取出了那张纸条。为了教育全连知青,也起到杀鸡儆猴作用,晚点名时,他就叫人当着全连知青的面念了这张纸条, 把它公布于众了,搞的当时也在场的这对大学生恋人羞愧难当,狠不能钻进地里……。 
        在 当今社会个人隐私受到法律的保护,很难想象会出现这种情况,可是在那年头根本就没有什么个人隐私可言,个人隐私权大家听都没有听说过。
       许多年以后,因同在一个地区的卫生部门工作,我和当年的这位大学生有过多次工作上的接触,并在一起吃过饭。虽然大家曾经是一个连队的战友,但我从未和他提起过此事,甚至大家连鲤鱼洲的事也不提,因为对他来说是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,是一段令人心酸的日子。
         现在重提这些往事,大家会觉得有些好笑,有些不可思议,但在当年确实是发生了。就指导员而言,我们毫不怀疑他的工作出发点是好的,但是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,限于他的文化水平和管理能力,他不可能一切都做得很好,在对待知青的工作方法方式上也必然会出现一些问题,我们也不必用现在的眼光去看待他,毕竟他承担了教育我们知青的责任。
     
 注:(鲤鱼洲是笔者当年下放的地方,是原江西生产建设兵团九团所在地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 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2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