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祥龙的博客

在交流中增进友情 在学习中享受乐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七月话“双抢”  

2014-07-18 08:14:50|  分类: 知青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 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【原创】七月话“双抢” - 祥龙 - 祥龙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 又是一年的七月,又到了“双抢”农忙时节。尽管时隔四十多年了,但鲤鱼洲的“双抢”情景仍然历历在目。
        不过当年是在田头战“双抢”,而如今是在电脑桌前话“双抢”。随着指尖在键盘上的敲击,当年的那一幕幕变成了文字,跃上了电脑的屏幕,在眼前再现了火热的“双抢”场面。
         “双抢”顾名思义“抢收抢种”。是在最热的天气,最短的时间里,干完最累的农活。“双抢”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次极大的挑战和考验。那时候常说部队是座革命的大熔炉,比喻“双抢”是在熔炉里的劳动一点也不为过,那种苦和累的感觉令人一辈子也忘不了。
        整个“双抢”都是在炎热的天气下进行,农活一个接着一个。从割稻子开始,然后将稻谷从田里一担担挑往嗮谷场。抢收完稻子以后紧接着就是插秧,插秧又要赶在七月底前完成,提出的口号是不栽八一禾。插完秧以后,人的体力尚未恢复,又要白天黑夜进行稻谷脱粒,搞的人又困乏又疲劳。
        在“双抢”劳动中,我感觉最累的活要算挑稻谷。那时候年轻,做事不甘落后,好胜心强,挑担子时往往超出自己的承受力。经常感到肩上的那担稻谷压的人几乎站立不起来,然后迈开沉重的双腿,一步一步的迈向晒谷场。当人已经精疲力尽的时候,还要来个最后冲刺,将稻谷挑到谷堆上面去,那时真的是咬紧牙关踩着跳板往高处走去。当放下肩上的重担时,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人也往往瘫倒在稻谷堆上,稍喘口气后又一路小跑回到田里,继续挑担子。
        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候的劳动真的很卖力,根本不会想到偷懒,连少挑一些的念头也不会有,每次挑的几乎都是重担。那时候集体观念比较强,班上的劳动任务,你偷懒了,别人就要更累了。你少挑了,别人就要多挑了。所以大家都会尽自己的能力多做一点。
        由于天气炎热,一劳动就汗流浃背。出汗后,经太阳一晒,衣服上就会留下地图样的盐渍,所以每天几乎都是穿着盐渍的衣服劳动。
        也因为闷热,我身上长了很多痱子,一到晚上经常痒的难以入睡,只能靠搽抹清凉油来止痒。我是一个怕热的人,所以夏天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煎熬。 
        有几次,劳动时带去的水喝完了,口渴难耐,只好跑到水沟里,用双手捧起沟里的水喝。看起来还蛮清的水,其实有很多看不见的微生物吃进了肚子里,现在想起来还感到有点可怕。
        有一次在水稻田里撒农药,因天气太热,我就赤博上阵。记得那次是撒六六六混合粉,撒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觉,但几个小时以后,背上就感到火辣辣的难受。原来是在撒农药的时候,由于没有穿衣服,一些六六六粉末飘落到了身上,被皮肤吸收了,引起了皮肤的中毒反应。还好那次人体没有出现中毒症状,否则后果就严重了。可见那时的我们根本不懂得劳动保护。
       在鲤鱼洲我最怕“双抢”,好在四年后离开了鲤鱼洲,从此也就从繁重的“双抢”劳动中解放出来了。离开鲤鱼洲时真有一种鸟飞出了笼子的感觉,没有了繁重的劳动,没有了严格的纪律束缚,一切感到很轻松,很自由了。 

【原创】七月话“双抢” - 祥龙 - 祥龙的博客
  
  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3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