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祥龙的博客

在交流中增进友情 在学习中享受乐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难以割舍的战友情结  

2014-10-29 11:37:00|  分类: 战友相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2014年10月29日 - 祥龙 - 祥龙的博客
     
          前两天,在情怀网上看到战友陈松科上传的一段视频后,终于等来了我们六连战友的消息,通过陈松科提供的手机号码我顺藤摸瓜,很快就联系上了多位我们上海的战友。四十年后再相遇,喜悦的心情真的难以言表。当我一个个和他们打电话的同时,也带给了他们一个个的惊喜,虽然我们尚未见面,但通过手机我也完全感受到了战友们激动高兴的心情。往事今事难忘的事,事事涌上心头,抚今追昔大家感慨万千,虽然通话的时间是短暂的,但每一秒每一分钟都是真情的流露,都是凝聚了几十年的心里话。当年我们同甘共苦,如今我们共享快乐!
       在交谈中,我也了解到了战友们最近重返鲤鱼洲的一些情况,他们对第二故乡的思念之情真让我佩服。
       战友黄惠昌是在八月份去的。他说,很奇怪,想到了去鲤鱼洲就单枪匹马一个人去了,这样的情况确实少见,可见他对鲤鱼洲的感情之深。在南昌战友的配合帮助下,他顺利圆了自己的梦。南昌战友对他热情的款待让他深受感动,这份战友情将永远记在了他的心里。
       十月份,鲍霞臻,茅年锁等十余位战友是集体组团去江西的,鲤鱼洲是他们的重要行程。茅年锁说大堤两边的树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这一点我在情怀网里看到视频后也有同感。因为当年我们在鲤鱼洲时,广阔的土地上看不到几棵树,在大堤上也只有稀稀拉拉的树,如今能看到成排的大树确实令人欣喜。说起来在这平坦的大堤公路上也曾流下过我的汗水,当年我也参加了大堤公路的建设,往大堤上挑大石块、挑鹅卵石、挑沙子铺路的活我都干了,那种苦和累至今都难忘。
       茅年锁说,连队现在的情况大家看了以后感到有点伤感和遗憾,当年的情景已经不复存在,原先我们住的房屋已经全部拆除了,只是连队的仓库还保留着。原来维系我们生活的那口水井也毁了,多么好的一口水井,如今不见了,大家深感可惜。农场员工大都已到场部生活小区居住,在现场已经看不到什么人了。农田由农场统一安排搞生态农业还是其它什么项目就不很清楚了。不过故地重游之后还是了了大家的思念之情。
       鲍霞臻对在鲤鱼洲吃到的菜大加赞赏,我在微信里看到了她拍下来的图片。什么野生的黄鳝、鸡、乳猪
草鸭
土鸡,吃的她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因为当年在鲤鱼洲时没有吃过这么好的菜,如今在大城市里也很难吃到原生态食料加工的菜肴,也许是她这次去鲤鱼洲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。他们饱了口福,如今我饱了眼福。
       我离开连队以后就没有再回去过,虽然这次没有同去,但听了他们的讲述,我也想象的出眼前的景象,等于回了一次连队,因为对那里的一切我是那么的熟悉。
        联系上了战友,为了方便和大家交流,我特地开通了手机微信。晚上刚开通,第二天一早就进入了战友们的微信圈,受到了大家的欢迎,并很快就在微信里和大家聊开了。虽然时隔了四十年,但那份难以割舍的战友情结使大家一见如故,岁月的流逝并没有冲谈彼此的感情,历史的积淀使大家更加珍惜这份情谊。晨光也应邀加入了圈子,并提议将圈子改名为“六连侬圈”,我为他的改名叫好,因为这样就体现了六连的特色。我希望这个圈子能越来越大,盼望有更多六连的战友加入圈子,在这里共度属于我们的美好时光。
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

 【原创】难以割舍的战友情结 - 祥龙 - 祥龙的博客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7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